<%@ page contentType="text/html; charset=gb2312" %> <%@ page import="java.util.List" %> <%@ page import="com.myniko.news.type.mfr.seenewsBean" %> <%@ page import="java.util.ArrayList" %> 草根VS精英 北大清华真的会沦为二流院校吗-上海经理人SH-http://sh.icxo.com
  上海经理人 > 教育培训 > 教育新闻  
 
关注世界财经报道 新闻财经 房产汽车 管理领袖 移居上海 求职创业 出国教育 休闲娱乐 伊人购物 投资奢侈品
 
 
草根VS精英 北大清华真的会沦为二流院校吗
上海经理人SH.ICXO.COM ( 日期:2007-03-12 11:47)
 

 

  最近在北京举行的高招咨询会上,2005年还相对冷清的香港几所大学的咨询台暴满。这些大学以巨额奖学金吸引学生,已经渐渐改变了中国大学的层级。比如,香港科技大学去年招收了170名内地学生,其中包括北京、广东和成都的三位状元。2006年香港大学则计划招收250~300名内地生,提供1300万奖学金。中国顶尖的学生,正在改变非北大、清华不上的心态。我一位亲友的孩子去年低20分没有上成北大,以志在必得的决心复读一年。但今年一问,其首选学校已经成了香港的大学。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下去,北大、清华就很难再称中国的一流大学了。

  其实,香港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、香港科技大学的水准,早已不是北大、清华可比的。这些学校的硬件比内地的一流大学领先一个时代不说,教授也是面向全世界广招英才。许多在美国名校毕业的中国学生,只有在香港找不到位置的情况下才会回国。看看香港这些大学的师资,内地大学早已不能望其项背。所以,我一再鼓励内地的学生,能去香港就不要去北大。几年前一位人大毕业生,考北大研究生结果未定,香港中文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来了。我当时就劝他:即使有北大的录取通知也要去香港。结果,他在那里显然进步显著,今年已经从美国的几个大学拿到了博士课程的全奖,正在准备行装来哈佛。在国内读大学,教授水准低不说,而且毫无信誉。我问那些国内的研究生:谁会相信你们导师的推荐信?这么读出来能有多大出路?还是去香港为妙。

  当然,长期以来,香港的大学对内地一流大学还有一个劣势,那就是学生素质不高。但这种局面正在急剧改变。因为香港的大学舍得在学生身上花大笔奖学金,常常一个学生得几十万的生活费,大陆的精英学生,特别是那些家境不好的,纷纷以去香港为首选。等学生素质提高了,香港的大学就会在各方面建立对内地一流大学的绝对优势。

  也许有人会说,香港地方小,几家大学掀不起大浪。这话恐怕难以站住脚。如今香港的8所大学,在内地招生基本还在一两千人。以后是否会增加到上万人?如果每年内地高中毕业生最优秀的一两万人被香港的大学挑走,内地还有哪个大学好意思说自己是“一流”?

  在我看来,这样的局面几乎肯定会出现。第一,香港的大学在奖学金上有绝对优势,教育质量有保障,水平会全面超过内地的一流大学。第二,香港是亚洲金融中心,如今社会正在急剧老龄化,非常需要年轻劳动力。大陆人才的大量涌入,不仅缓解了香港的老龄化问题,而且为香港提供了高端产业国际竞争的人才。更重要的是,香港由于高度国际化,内地学生常常会以之为中转站,继续向美国等国家流动。这样一来,香港即使招了许多内地学生,最后人才的需要恐怕还是得不到满足。所以,从香港的长远利益考虑,其大学对内地人才恐怕是胃口越来越大。

 内地生活水平低,教育成本低,而且人才资源丰富。北大、清华这些名校本来对香港的大学有相当的优势。但是,在过去几年“建设世界一流大学”的运动中,大家只顾大兴土木,雇明星教授,忽视了对学生本身的投资。我曾反复撰文强调,美国一流大学的竞争,首先是奖学金的竞争。穷学生进了这些大学不仅学费全免,而且常常因为领到优厚的生活费,生活水平明显提高,可以专心学业。而内地的大学招生制度,不容许学生同时申请几个大学,然后比较各校的条件自由择校。大学之间基本没有奖学金的竞争。这样下去,这些大学很可能会全被香港的大学打成二流。

  去年“经济学人”发表全球大学概览指出:高等教育已经全球化了,落后的教育制度很难关门自保。教授也好,学生也好,会自然流向制度更优越的大学。特别是中国内地目前被中国的香港及日本,韩国,新加坡等几个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包围。这些地方全已经进入了全面老龄化的阶段,都可能到中国来争夺人才。而中国未来一二十年内,也会进入老龄化,非常依赖现在进大学的这批劳动力。中国内地的大学如果不进行彻底改革,将会彻底失去这场人才战。

  几个月前,我写了《香港的大学将把北大、清华扫为二流》一文。随后,北大、清华就和香港诸校展开了激烈的高考状元争夺战。如今烟尘落定,刚刚进军大陆的香港诸校显然胜出一头。虽然北大方面声称北大、清华的调档分数高于香港的学校,但他们忘记了,高考分数是北大、清华录取的唯一标准,对香港的大学则是个参考分数。香港的大学敢拒绝大陆的状元,北大、清华则不敢。香港的一个学校最多招200人,北大、清华则招几千。在这种条件下,状元却几乎是大家平分。其实,眼下几个状元的走向还不能说明太大问题。

  大陆的学生,还对北大、清华的百年传统很迷信,再加上染上些盲目的民族主义情绪,看不清其牌子底下的货色。对香港,则仍然有文化沙漠的偏见。但是,再过五六年,2006年入学的孩子们已经毕业就职。去北大、清华的和去香港几个大学的可以比一比。那时才看得出高下来。我可以预言,等大家看到这样的结果以后,香港高等教育的优势就会显示得一清二楚。五六年后,大陆最优秀的考生,会以压倒之势选择去香港读书。

  其实,这次的香港冲击波,只不过是揭去了皇帝的新衣。中国的优秀考生如果被哈佛、耶鲁所录取,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北大、清华的机会而留美,也没有人会为此感到什么尴尬或危机。毕竟人家是世界一流大学。北大、清华知道自己无法与之竞争。香港则不同。在我们的民族主义情绪和中央集权的文化中,香港这么一个弹丸之地,怎么能和我们中华文化的中心叫板?北大、清华这样官定的最高学府,怎么会输给香港的几个学校?

  而这也恰恰是香港冲击波的意义所在。香港这几个大学,除了和内地有关的几个个别领域之外,在世界高等教育界不是一流,甚至达不到二流。但是,这种三四流的学校,也能把北大、清华比下去。更重要的是,香港已经回归,是中国的一部分。人家的大学比你好,那就说明你关起门来也别想冒充一流。这才是最大危机。因为关起门来的“一流”,在封闭的国家还是块硬招牌,是北大、清华用来寻租、向国家要财政拨款的摇钱树。香港的几个大学,这次不由分说就打破了封闭,把这棵摇钱树给砍了,既得利益者们寻租的底气就不足了。以前国家给北大、清华十几个亿,是值得大张旗鼓正面宣传的新闻;以后再这么做,恐怕就得偷偷摸摸了。国内的各大学,也许因此地位可以更平等一些。这也是香港冲击波的一个意外收获吧。

那么,为什么国家投重资建设的“最高学府”会成为二流呢?这里不妨只谈北大。一来北大是我的母校,比较熟悉;清华则以理工科为主,在我的专业之外。二来清华似乎更有些危机感,暗示明年可能在奖学金上会有所动作,以应对来自香港的竞争;北大招办则出来驳斥我的“二流说”是无稽之谈。因此,我有责任澄清北大是二流的理由。

  大学不是块牌子,而是个教书育人的地方。丘成桐这次炮轰北大,正是点中了这一死穴。有些人对他“大部分是假”的判断进行质疑。他的话真实性的程度,可以进一步调查。但是,我们不能忽视主要的问题:确实有不少教授没有教够课时。《新周刊》的调查就证明了这一点。北大还煞费苦心地修改了网站。其实,这一纠纷暴露的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往往被人们忽视:就算高薪引进的人才都是真的,花那么多钱,引进那么多只能教3个月书的教授,这能说明这所学校的什么品质呢?

  懂得高等教育的人都知道,一个大学的水准,要看其正式的教授。比如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的大学排名,要统计每个学校正式教授的情况。在教师中终身教授的比例高,学校就得分。临时教授的比例高,学校就失分。道理很简单:大学学科的发展,学生的培养,是个长期的过程。教授并非教完课就走,而要为学校的长期战略目标而操心,随时回答学生的问题,给学生必要的支持。终身教授的一个作用,就是让教授以大学为家,像家长一样为大学办事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你在一个学校读学位,根据导师的专长和自己的特点选择了一个题目。可是,刚刚开始作,导师就走了。你在这个学校所受的教育就大打折扣。再如,一个明星教授暑假来讲3个月课,其中许多时间是学校的假期。他怎么和学生建立密切的关系?学生春天时有问题该去问谁?他会给学生写推荐信吗?即使写了,别人会把这样的信当回事吗?

  所以,一般美国的大学,很少花巨资请个临时的教授来。相反,人家雇佣刚刚起步的博士却非常认真,悉心地把一个年轻学者从助理教授培养成终身教授。这样才会有人全身心地投入教学。一个大学的质量,反映在课堂上,反映在十几个人的讨论班上,也反映在师生的互动上,而不是反映在大礼堂中的讲座上。一个临时教授,只讲3个月,能对大学有多少贡献呢?北大支付给这些人的钱,比刚刚起步的讲师要高多少?丘成桐说北大数学系的教授许多不认识一个本科生,还是说的正式教授。至今也没见有人敢挑战他的说法。那么,那些暑期讲3个月课的教授会认识学生吗?这是在办教育,还是在做广告?

  请个临时的明星容易,反正人家的成就已经得到世界的承认,会追星的人都知道找这些人;但相中一个刚刚起步的博士却很难。美国许多博士毕业时,一篇论文也没有发表过,所有功夫全在自己的博士论文中。许多这样的“白丁”,就这么进了哈佛、耶鲁、普林斯顿,然后成长为学术领袖。不先默默无闻做这些基本的学术建设,请几个明星弄出些动静来,这种热热闹闹的办法,像是赶集唱戏,但不是办教育。

北大为什么会这样干?道理也很简单。丘成桐是行内人,点得也很到家。你雇个没有发表过任何东西的讲师或助理教授,不管这位是多么有前景的学者,上面没有人会注意,没有人会为此拨给你钱。所以,你即使知道相中几个最有前途的年轻学者是本校学科发展的关键,也不会为之太操心。但是,聘一个国际学术明星,哪怕是临时教教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你可以借机弄出一个项目来,和上面说:这可是国际一流学者领衔的项目呀!这是我们最有希望达到一流的突破点!这样,大笔拨款就可能滚滚而来。其实,人家只要在美国那边的学校不辞职,怎么会全身心投入你这里的项目?如今国际学术竞争这么激烈,诺贝尔奖得主也要使出吃奶的力气和人拼。不全身心投入,怎么可能搞出一流的东西?

  北大一位教授酸兮兮地评价香港的大学:教授多在西方受过严格的训练,可惜很少有大师。其实,这也恰如其分地说出来在中国的境内为什么香港的大学是一流,北大是二流。大学之间的竞争是个长期的过程。所谓国际级的大师,谁不愿意往一流的名校跑?你想拿几个诺贝儿奖得主装门面,除非给人一个虚职,或请人来开两三场讲座,否则就别想风光。其实,光让学生听名教授的课,到美国的一些教育公司买几张光盘就行了,哪里用聘什么教授?而香港的大学,特别是最近十年左右的时间,建设自己的教授队伍非常规矩。在那里,你找不出这么一大堆特聘教授来。但助理教授的选拔则非常规范,基本是公开登广告进行国际竞争。结果,年轻一代的助理教授,副教授阶层,美国名校的博士一大堆。而正是这些人,每天呆在学校,给学生上课,答疑,咨询,和学生一起做项目,给学生写推荐信,把他们推上工作岗位。你不能说这就叫一流,但这是规规矩矩办大学的方法,和北大所代表的赶集式的教育一对比,优势就立刻会显示出来。

  中国的学生很快就会明白过来,高等教育已经全球化了。真要得到一流的专业训练,本科之后,最好还是要去留学。在美国的大学的许多系里有个公开的秘密:大陆教授的推荐信,绝大部分是废纸一张,没有人会信,因为信的人常常倒霉。但是,香港的大学教授的推荐信,还是有基本信誉的。这不仅仅是因为人家更有诚信,还因为人家确实在教书,了解自己的学生。这也是香港的大学把北大比下去的基本理由。

 

来源:新浪

  相关阅读
 
 财政部:地方政府投入不足致教育经费未达4%
 教育部:高校违规招生下一年可能停招
 周济:高考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 要平稳推进改革
 教育部:高校要杜绝任何体制外招生
 两会前瞻:加大教育投入减少家庭因孩子上学返贫
 俞敏洪: 老师应该是中国最富的人
 购买假洋文凭的多为海归
 上海中小学将逐步用"综合素质评价单"取代成绩单
 上海今秋全面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
 目标定得高远结果草草收场 大学生社会实践切莫华而不实
特别推荐: 世界经济学人  世界科技报道  大中华汽车  农业经理人 世界财经报道  世界经理人社区 世界经理人博客 纺织经理人 世界营销评论  华尔街邮报
   
   
Copyright 2003-2007 World Executive Institute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