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%@ page contentType="text/html; charset=gb2312" %> <%@ page import="java.util.List" %> <%@ page import="com.myniko.news.type.mfr.seenewsBean" %> <%@ page import="java.util.ArrayList" %> 民营石油大亨龚家龙衰败谜团:红帽下特权与包袱-上海经理人SH-http://sh.icxo.com
  上海经理人 > 商业领袖 > 商界精英  
 
关注世界财经报道 新闻财经 房产汽车 管理领袖 移居上海 求职创业 出国教育 休闲娱乐 伊人购物 投资奢侈品
 
 
民营石油大亨龚家龙衰败谜团:红帽下特权与包袱
上海经理人SH.ICXO.COM ( 日期:2007-03-09 09:18)
 

 

  2007年湖北省的第一场雪,来得异常猛烈。

  对于还在荆州监视居住无法和外界联系的龚家龙,我们无法得知这位52岁中年男人面对纷飞雪花的感受,但他留给这个城市的却是无尽的烦恼——39亿的债务(据湖北五环会计师事务所最新审计报告),直接导致荆州成为金融重灾区;天发石油和天颐科技两家上市公司都已经是S*ST,面临着退市的危险;天发集团运作停滞,一万多名员工处于失业状态;几十亿的资产重组计划在荆州市政府接管后尚不明朗;长联石油控股公司陷入停顿……

  龚家龙,天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,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首任会长,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,光彩49集团股东,曾号称“民营石油第一人”。

  接近他的人对他有着截然不同的评价:资本运作的高手、优秀民营企业家、打破石油垄断的先行者;也有人说他就是一个诈骗犯,靠吹牛讲大话来圈钱的骗子……

  龚家龙曾感慨地说:“能从改革开放活到现在的民企老板都不是简单人。” 已经失去自由的他回想这句话又怎样感受?

  围绕着他的被抓,长久以来谜一样的天发集团产权纠葛终于空前激化。

  “红帽子”下的特权与包袱

  “红帽子”是一个典型的中国词汇,指的是,私营业主进行企业注册时,找一个国有或集体单位,挂靠在它下面,然后注册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或集体企业。这也是改革开放之初所特有的现象。“红帽子”企业固然要受到主管部门的许多束缚,但同时可以得到贷款、项目划拨等诸多好处。

  天发,国有还是民营?这已经成为困扰多方的死结。这其中又伴随着对龚家龙做事方法的极端不同看法,以及政府和企业家之间激烈的博弈。

  1971年,17岁的返城知识青年龚家龙参加湖北江汉油田的石油大会战,成为一名钻井工。1975年出任湖北荆州轻纺工业局车队的队长。正值紧缺年代,龚开始在各地倒腾物资,很快挣到钱。当然这种“皮包公司也始终带着“投机倒把”的名声。

  1988年,龚成立了荆州地区生产生活资料公司,挂靠在荆州经济协作办公室下面,成为了“红帽子企业”,而且算是比集体企业更为高级的“全民所有制企业”。

  1991年,龚向财政局上交了200多万的利润后,将公司拿了回来。

  1996年天发股份的上市,成为龚引人注意的开始。当时情况下只有国有企业才能上市。龚家龙通过运作,将631万股划给荆州地区国有资产管理局,从而获得了上市资格。

  “天发股份”上市成功,龚前后募集了8个亿的资金,而当时天发股份仅是两个加油站、6000多万元资产。

  此时的龚家龙和地方政府之间还处在蜜月期,凭借与政府的密切关系,龚得到大量的好处——

  为了解决天发的资金问题,市长亲自为其跑贷款。

  1998年,荆州市政府出手,为天发跑来了成品油批发、零售和原油进出口的牌照。

  ……

  当然,与此同时,龚家龙也开始不断地承担来自地方政府的各种包袱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正是国有企业积重难返时,政府为了摆脱处境艰难的国有企业沉重包袱,统统甩给了天发。龚家龙一口气把湖北的15家国企收到旗下。一方面壮大了自己的门面,同时也为政府解决了不小的负担。看起来似乎是“双赢”的操作,但也为日后的决裂埋下了伏笔。

  在天发收购的15家国企中包括7家造纸厂,两家木材公司,一家畜牧良种场,一家金属材料公司,一家化轻公司,一家化建公司,一家物业发展公司以及“著名”的活力28。1996年龚家龙只有270名员工,而到了后期,职工总数激增到两万。

  龚家龙在湖北境内收购另外几家菜籽油生产厂,形成了近百万吨的生产能力,并将其重组后纳入天颐科技股份公司(原“活力28”上市公司)之中,形成了横跨石油与农业的两大上市公司并存的格局。

  这些企业种类繁杂,而且并没有产业间的上下游配套,即便被天发收购也没有进行良性整合。更麻烦的是在天发和政府的反复交易中,股权关系一直没有得到明晰,双方的态度都不明了。

  活力28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。这家曾经著名的日化企业,由于决策失误,到2000年已深陷困境,企业的银行债务达2亿多元,累计亏损5亿元。在活力28职工不知情、天发集团不情愿的情况下,荆州市政府将活力28集团公司“划转”给天发集团管理。拉郎配的结果是,1000多名职工对活力28的改制、管理以及职工“三金”的安置不服,不断上访告状,职工和企业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。

  据龚家龙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说,龚家龙接受大量并非优质资产的国有企业,他自己也没有下决心来进行产业整合,而是借此来向银行要更多的贷款。“龚总的问题就在于他是把企业做大而不是做强,因为大了才能向银行要更多的钱来弥补亏空。永远都是后面的贷款来弥补前面的亏空。”“企业规模看起来很大,但这就像十个缸子一个盖子,无论你怎么盖,总会有出事的那一天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上世纪90年代初,龚家龙拿到了三峡工程后勤保障的一个项目,为其提供天然气并铺设管道。借此项目,龚开始向社会募集资金。由龚家龙发起的“天润三峡投资基金”经三峡办和荆州市体改委批准成立,认购对象是天发工会、内部职工以及社会投资者,在筹款的过程中,因为与中央金融政策违背,被叫停,共筹集人民币4.86亿元。

  如何处理这笔巨资,龚家龙的做法是:再次主动地用国有名义注册“红帽子”的天发集团,在政府没有任何资金投入的情况下,靠信托管理的4.86亿元资金投资菜籽油生产厂,重组天发石油股份公司。

  伴随着天发的日益壮大,长期以来没有明晰的股权之争也开始浮出水面,政府与龚家龙之间的矛盾逐步激化。龚甚至曾说过“我不答应,他们就要把我抓起来”这样的狠话。

  谁的天发 四次红头文件

  2000年10月19日,一位荆州市副市长主持会议,认定天发集团的股本是由天润三峡投资基金的投资形成的,荆州市国资局没有投入资金,根据“谁出资谁拥有产权”的原则,明晰天发集团的产权,并将天发股份的国有股权转让给天发集团工会。

  2004年,换届以后的荆州市委市政府以天颐科技经营困难为理由,单方面强行派人接管天颐科技股份公司的控制权。

  此时天发集团的另一个重要公司天发石油尚在龚的控制下,但也没有明晰产权归属。而龚家龙已经进入北京,开始他的“石油帝国”梦想。

  2005年,已被接管的天颐科技曾交人经营,但依然没能走出困境。工商银行作为债权人委员会的主席单位,引入美国的雷曼兄弟公司进行债务重组。荆州市政府下发了第二个红头文件,将资不抵债的公司产权全部定性为民营产权(龚家龙占65%,工会占35%),并由市长签字向雷曼兄弟公司保证:天发集团是与政府没有任何产权关系的民营企业。但随后不久,这个文件又被推翻了。

  2006年,江平、王利明等七位著名法学家经过了解和论证,出具了明确法律意见:天发集团的产权与荆州市政府无关,应该执行2001年和2005年的市政府文件,马上将产权过户给龚家龙与天发工会。同年8月,再次换届后的荆州市委形成红头文件,同意法学家的意见。天发集团的企业营业执照重新在荆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予以登记,法人代表龚家龙,注册资本10亿元。

  2006年10月,龚家龙正式重新接管天发集团的全部管理权,并会同雷曼兄弟公司邀请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开始进场调查。但仅仅一个月之后,在上级政府部门的压力下,天发的股权又被划回荆州市国资委。

  此后,工商联所属的光彩49集团与雷曼公司联手,要求政府将全部产权转给光彩49集团,在明确产权的基础上继续债务重组。

  经过谈判,2006年12月19日,市政府第四次发出红头文件,同意由光彩49集团与雷曼兄弟公司共同主导与银行的债务重组谈判。但在文件发出后的第二天,市政府的分管领导又坚决反对。

  2006年12月21日,龚家龙被湖北省公安厅带走,处于监视居住状态。

  无法突围的垄断行业?

  2004年12月11日,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告成立,龚家龙当选为首任会长。

  在湖北已经是焦头烂额的龚家龙来到首都,试图在这里开创自己的事业,而他选择进军的行业又正是极为敏感和重要的石油业。

  此时,他旗下的天发石油尽管情况不容乐观,但作为唯一一家民营的石油类上市公司,龚家龙也藉此获得了江湖老大的地位。

  半年后,号称中国最大的民营石油企业——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成立。龚家龙担任董事会主席。长联的主营业务定位是“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、炼油化工、批发与零售、仓储物流”,成为涵盖石油产业上、中、下游领域的一体化特大型石油企业集团公司。

  这样的气魄现在看来也还是震天动地的,如真能实现,将会直接冲击到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中海油垄断控制的石油产业链。

  事实上,1998年国务院出台38号文件,将成品油的批发、销售、存储、进出口等资格划给中石油和中石化后,天发的牌照就已经不再好用。天发石油的成品油批发零售资格被取消,只能凭指标分配从两大公司的下属销售公司获得成品油指标,或通过非正规渠道高价从油贩子手里采购成品油。而天发多座加油站和三大气库闲置。

  声势浩大的石油商会成立不久就出现严重分歧,直接导致原副会长赵友山出走并成立石油流通委员会。赵友山在接受采访时,直言自己并不认可石油商会的运作方式,在他看来,民营石油企业目前根本就不具备挑战石油垄断巨头的实力,目前妄谈什么出国买油、从石油产业上游下手的做法完全不具备现实的合理性。

  作为经营实体的长联石油也命运多舛,在原先设定的成立计划中,30多家石油企业每家出资1亿元。可在具体实施中到位资金不到1000万,而且很多股东认为龚家龙是把长联当作自己圈钱的工具,原先许诺出资产入股的股东也拿回了自己的资产。

  龚家龙在2006年6月设计了一整套方案:由光彩49集团分别用1元的价格收购荆州市政府和龚家龙手中的天发集团股权,然后由光彩49集团将天发集团旗下的石油资产、石油运营牌照纳入长联;待光彩49集团接手天发集团后,雷曼兄弟公司与湖北银行界商谈天发集团的债务重组。

  在这个庞杂的资本运作中,光彩49是一个核心角色,而龚家龙正是它的发起人之一,而且保持着足够的影响力。

  石油商会的一位前高层指出:这样的操作根本就不会得以实行,龚家龙的运作将天发最值钱的资产剥离开荆州。这是地方政府根本无法同意的。这也是地方政府最终无法再继续忍受龚家龙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“龚总把企业做这么大,能力是肯定有的。但他做企业也没什么长期方针和产业整合的理念,就是做大了好向银行要钱。企业做不大,银行和政府都不会重视你。”一位曾在他身边工作过的高层这样分析。

  自从龚家龙消失后,天发石油和天颐科技两家上市公司都发表了公告,称天发集团占用了上市公司的大笔资金,目前正在处理中。

  龚家龙曾说自己的偶像是台湾的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,王已经年过八旬了。也许龚希望像他的偶像一样干到八十岁,可现实跟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.

 

来源:新浪

  相关阅读
 
 地产大佬戴志康的资本“赌性”
 福布斯富豪排行榜
 叶利钦外孙女婿夺取俄罗斯首富桂冠
 中国女首富坦言不爱豪宅 座驾是50万港币面包车
  吴敬琏:春运不涨价不符合市场规律
 尚福林:中国股市不可能有震动全球的影响
 联想全球召回20万块三洋产笔记本电池
 高山任职时18次前往加拿大 可能效仿赖昌星拖延
 英国首富召妓遭曝光 每小时嫖资750英镑
 李昌钰自述传奇人生:从穷留学生到警界精英
特别推荐: 世界经济学人  世界科技报道  大中华汽车  农业经理人 世界财经报道  世界经理人社区 世界经理人博客 纺织经理人 世界营销评论  华尔街邮报
   
   
Copyright 2003-2007 World Executive Institute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